会馆简史:

本館肇始于前清光緒四年(公元一八七八年),原稱茶陽公司。館舍建於吉隆坡安邦律,即今茶陽大厦原址。惟當年創立者之姓名,因年湮代遠,已無從稽考。館外附設回春館。為同鄉留醫之所。百多年前,即組織郷團為同鄉謀福利。

公元一八九六年,邑人王聚秀公擔任會館總理,目睹館宇破漏,即慨捐修箿费千餘元。館舍為之一新。無奈館址低濕,數年之後,又呈崩塌之狀,政府當局恐生不測,乃下令拆毁,而附設之回春館,亦因設備不合衛生條件,旋被飭令焚燒銷毀。

一九一二年,本館亦有復興運動,經郭德修公孫子光公首先倡議,獲得同鄉熱烈響應,遂議決進行募捐重建。時機成熟,旋即進行建築工程,并公推郭育齋公為總理,楊森堂公為副總理,積極進行,繪具圖測,向政府請求更換地段,一面招人承建,一面再發動募捐,蒙各地熱心同鄉,慷解義囊,熱烈赞助,本館新館宇,逐於一九二六年春宣告落成。

公元一九四一年,日寇南侵,全馬淪陷,日軍威迫各社圑獻奉納金,本館及茶山園地段亦不能幸免。一九四三年十二月杪,在本館召開會員大會,議決出售本館左側門牌八十一號店鋪一間,將出賣所得,用以繳交本館應繳奉納金及茶山園五英畝地段應繳奉納金。變賣產業雖為會員同鄉最感遺憾之事,惟茶山園地段卻得以保全,使今日茶陽回春館,能擁有龐大之產業,為同鄉為社會作出重大貢獻,則當年鄉賢之高瞻遠矚,誠功不可抹也。

一九六三年,理事会諸君鉴于本馆礼堂及办公室破漏不堪,宜进行重修,乃由常年大会产生修建委员会,蒙巳故池龙女士慷慨捐助,待完成重修工程,恭请池龙女士主持揭幕礼。

一九八一年三月,會館理事進行改選,拿督斯里趙金陵局紳膺選會館主席,旋即銳意展開建館計劃,並首倡以茶陽會館名義進行籌款,在不抵押會館地契,亦不向個人告贷之情況下, 將會館全部館產,按步就班,次第完成建館工作。

本館館產共有七間店鋪,除館址两間為六十年代中期改建之外,其餘五間皆已有六十多年歷史,且受政府屋租統制法令所約束,業主不得任意加租。每年租金收入僅有七萬八千餘元,惟繳納門牌稅、地稅、所得稅及辦现公益慈善及會員福利工作等經常開支,財政呈现入不敷出之現象,長期下去,实不堪設想,況且館址地帶逐漸成為商業中心,將館宇改建為商業大厦, 乃急不容緩之舉。

同年六月廿一日召開會員特別大會,専题討論改建本館全部館產為五層樓新型商業大廈以裕收入案,出席大會會员為歴年之冠,計達五百九十一名,結果,該提案由張正修局紳將原來提案修改為:改建本館全部産業為高層新型商業大厦,以裕收入,在不抵押原则下,授權本館理事會全權處理。

經多次磋商后,本館與埔聯控股以聯營方式,合作改建全部館產為十五層樓商業大厦,有關租建合約,是以四十年為期。雙方於一九八二年六月十三日在回春館議事廳舉行簽約儀式, 本館產業受託人趙翰華,孫林聲,饒玉琳應邀出席,代表本館簽訂合約。

埔聯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會,為完整無缺改建茶陽會館大廈,特以高價購回門牌八十一號原屬會館之毗連店屋。至一九八四年八月茶陽會館大廈藍圖經蒙吉隆坡市政府批准。為此本館主席拿督斯里趙金陵局紳於十月二日致函埔聯董事會,並坦誠提出建議。埔聯宜趁此向全馬各友會暨同鄉展開招股工作,集全馬茶陽同郷財力資源,以減輕向銀行告貸之負擔。希埔聯董事勿错失在首都投資屋業發展之良機。惜當時市況蕭條,屋價大跌,全馬經濟陷於不景氣狀態,埔聯控股未能展開招股工作。一九八六年二月二十日,埔聯控股董事會迫不得已乃致函本館理事會,決定放棄聯營改建茶陽大厦計劃。經此巨變,會館為權宜之計,暫先借用福利基金,以墊付茶陽大厦圖測發展稅,逐得以延續大厦圖測之有效性。

一九八七年十一月與另一發展商 PEMBANGUNAN CAHAYA TULIN SDN. BHD. 接觸,雙方經過多回合之商談,對建館合約達致協議,辦理簽署儀式。

本館理事會斟酌改建茶陽大厦全盤計劃,不惜以一百萬元代價,向埔聯控股有限公司購回與會館毗連之八十一號店屋,通過會員特別大會動用本館福利基金三十萬元,其餘七十萬元則由發展商安排向銀行告貸,並分期付款按月攤還,以實現一排八間店屋,完整無缺之建館大計。

一九八九年十月十三日,茶陽大厦舉行動土典禮。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,為會館發展歷史上掀開新的一頁。

一九九一年茶陽大廈竣工,於一九九三年初遷入新厦五樓辦公。並訂於同年八月三十日為大廈落成隆重開幕。

一九九四年萬國寶通銀行獻議承租本館五樓辦事處,雙方經多次談商,終達致協議,對方同意预支三年租金讓本館另購置新會所。同年,回春館計劃重建综合商業大厦。两館理事慎重磋商,並積極物色新會所。終於一九九五年同時合購位於半山芭的兩間相連三層店鋪。两館日常會務從此更加暢順,亦節省了不少行政開銷。

一九九七年七月發生亞洲金融大風暴,我國經濟受重創,市面大蕭條。由於金融風暴的後遺影響傷害層面非常深遠,且為期數年。我館當然也不能悻免而被波及。

二零零一年CITIBANK總部遷出茶陽大廈,發展商(PCT)從二零零一年十月份開始積欠租金,我館對PCT追討積欠租金從未間斷,甚至發出數封律師信,也未有成效。自CITIBANK遷出茶陽大廈后,幾年來辦公樓大部分空置,發展商(PCT)面臨入不敷出的財務困境,日益嚴重是意料中事。雖然發展商曾作出多次承諾,但始終空雷不雨。我館除了面對日益加重的經濟壓力,同時也影響會館對會員的福利工作。

發展商(PCT)積欠租金已經毁約,我館隨時可收回大廈主權,但是面對總額逾七百萬令吉的租金、門牌稅、地稅、徘污费,還有龐大的大厦維修管理费用,这些都不是我館經濟能力能解決的。

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,發展商 (PCT) 被 CITIBANK 委任的 ERNST & YOUNG 公司接管。我館理事會面臨此劇變,除了靜觀其變,也積極地向對方两造了解問題的纠結及關注我館利益是否受影響。主席拿督楊星耀局紳在期間非常積極地向两造聯絡探討,希望能尋找有利我館的解決方案。

二零一零年,主席蘇锦隆獲得两位前任主席拿督杨星耀局绅及邝柳昌的協助,與新租戶 PLATO STRAITS HERITAGE SDN. BHD. 商谈承租茶陽大厦細節,对方亦表同意承擔全部積欠。

但在簽約前卻面對產業受託人諸多刁難,為了解決當務之急,于2011年會員大會成功通過將本館的產業由信託人轉名於本會館,並以本會館名義註册產業。

二零一二年年杪,茶陽大廈成功出租予PLATO STRAITS HERITAGE S/B,解決了本會一直以來的面臨的經濟窘境。適逢回春館巴剎路重建工作亦接近尾聲,两館前景一片大好。

二零一三年回春館大厦取得入伙證,两館搬遷事宜如火如荼進行。

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日,茶陽两館再次攜手合作,遷入回春館大厦,為同鄉及國家作出更多貢獻。並訂於同年六月廿九日為大廈落成隆重開幕。

本館開基近一個半世紀,皆仗先贤之籌劃,得以在原有產業基礎上繼往開來,發揚光大。加上半山芭之回春館新會所,可謂如虎添翼、時賢俊彥,豈能坐享其成,而不見賢思齊乎?